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活着真好,阿弥陀佛

 
 
 

日志

 
 
关于我

健康、快乐地活着,并且用第一人称说话,也用第一人称阅读

网易考拉推荐
 
 

对逝者的追悼不能替代对历史的反思  

2009-11-03 00:3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一早就看见网易博客版首页的两篇写于今年六月份的博文,不觉思绪又激荡起来。

(苏小和:面对钱学森,我的心中堆满了同情http://sumartin.blog.163.com/blog/static/246004220095935450545/
(吴晓波:钱学森:你的伟大只欠一个道歉ttp://wxb163tech.blog.163.com/blog/static/6851030520095292137960/
  博主的文章并非“应时之作”,网易在此时把此文放在首页倒让我觉得“别有韵味”。

  我对钱先生的敬重之心、哀悼之情非言语可表,亦非此文之意。我想说的是因钱先生的过世而引发的对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那段历史的反思,以及对生活在那段并非特殊的历史阶段中的大陆知识分子的作为的追问。

  一、谁在“反思”?谁可以“追问”?吴晓波同学的文章一开头就说要纪念历史,可是2009年要纪念、要回忆、要反思的历史事件多的是,而偏偏遗漏了连他自己都心知肚明的事件。为什么?同时我也很担心,若干年后,会不会又有人的心中堆满了对苏小和同学的同情呢?我想直言不讳地说,大陆的“知识分子”不能用掩饰自己的“卑怯”而去要求他人的“崇高”。真的崇高从自己做起。

  二、这样的历史已经成为历史了吗?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拒绝承认、拒绝接受、拒绝反思,以为仅仅是在“玷污”一位“伟大的”并且是刚刚过世的老人。不,这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历史,要想绕是绕不过去的。遗忘或拒绝反思,却居然要想振兴,我以为是不可能的。

  三、若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我”会怎么样?别要用语言或文字来回答。看看如何地活在当下,大概就知道钱先生们的苦难和“我”是多么地相同。但是,我可以选择“No”。我不愿意日后或主动、或被逼地“道歉”或“忏悔”。至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我自觉无权要求他们“道歉”或“忏悔”,而只做自觉的反思。反思的目的是使自己不再在日后“道歉”或“忏悔”。

  四、然而静下心来,思绪平和之后,我忽然警觉起自己的上述表述来。我有如此这般地“崇高”吗?处在任何一个特定历史时期,个体人格在与民族和国家利益生死碰撞的时候,究竟如何取舍?

  此时我大概理解了今日网易置两文于首页的本意。评论钱先生个人并非目的,而是要在了解真实历史的前提下理解历史、反思历史,以至于不要重复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