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活着真好,阿弥陀佛

 
 
 

日志

 
 
关于我

健康、快乐地活着,并且用第一人称说话,也用第一人称阅读

网易考拉推荐
 
 

唾沫、石子与我的小学班主任  

2008-06-10 01:4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的同学会,我是必参加的。说话可以无遮无掩,无所谓任何分寸,彻底地说着那些小时候不敢说又不可能说的话语,每个人又像回到了童年的时光。
  前不久的一次相会,同学们问起我们小学的班主任的情况,有说已经过世了,有说还在,可不知道在哪里。于是在一片感慨声中没了下文。我一直没有开口。我无法开口。
  第二天上午,我在浙大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看见一位身材修长、白净、气质典雅的中年女人,一眼望去,我知道,她,就是我们小学班主任的独女,不会错的,我自信自己的记性与眼力。此时,我多么想过去问个好,问一下我们的林老师的情况。可是我没有过去,我不敢,我愧对。
  1966年,我小学三年级,少先队大队长,红小兵团长。我的班主任叫林毓秀,个子不高,一直剪着“江姐头”,认真、严谨、负责极了。除了我爹,我谁都不怕,就怕她,不是怕,是敬重,就听她的,服她。
  我已经忘了是哪月的哪一天了,反正就是那年。我一早去上课,被告知停课,为什么呢,是因为林老师被揪出来了,说是地主的女儿,正被关在我们破旧教室一楼楼梯拐弯处下面的,平时是堆拖把扫帚等大扫除工具的小屋子里。是出于惊讶、好奇,还是出于关心,我如今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可我清晰地记得,我径直地走上楼梯,站在半道转弯处,推开围着观看并且正在用唾沫和石子“批斗”她的学生们,从一个小窗口看去。她坐在一张两座位的小桌前,不知道是在看书还是在写什么,对着飞来的石子和唾沫,轻轻地转一下身子,轻轻地撩一下凌乱的头发,神色安静、典雅、平和。我生怕面对她的目光,发觉她似乎要转过身来的时候,我赶紧后退开去......我依然记得,当时周围嘈杂一片......我依然记得,我后退开去以后,捡起了几块石头,我依然记得,我把这几块石头扔向了她,并且对着她,吐出了我的唾沫......
  当时,我之所以这样做,我能这样做,我应该这样做,我必须这样做,是因为,我是工人阶级的后代,我以少先队员的身份,我以红小兵的名义,我,做了!
  从那以后,我知道自己今生难却此劫。记忆随着岁月不仅没有淡却,反而不断浮现在白天和深夜的反思中。
  初中时,我是红卫兵团长。我没有打骂过任何人。我一直少言寡语,少年老成。还与一位被打倒了的走资派,下放我校图书馆的领导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高中时,我是团支部书记。我仍然默默少语,去同学家,常被家长当成老师家访。有一次还阻止了学生在批斗学校书记时对她的无礼......
  高中毕业,我主动要求去了一个相对比较艰苦的地方插队,从此进入了一个“自我”的世界......
  我发现,自从我扔出了那几块石头,吐出了那几口唾沫之后,我再也不想做“从众”的事情了。我跳过忠字舞,我手里拿着红宝书歇斯底里地呼喊过万万岁,可是自从主动下乡以后,我就没有做过任何“从众”的事情。我发誓!
  我不原意用“没办法”那三个字来推卸我在历史中的责任,我要对自己负责!
  “从众”表面看来很安全,那是自私、胆怯、无能、虚伪的保险箱,但是它也是无聊、空虚、孤寂、苟活的根源。
  林老师,也许是因为了你,我终身立志做一个老师,做一个象你一样的好老师;也许是因为了你,间接地教育了我,要做一个独立的、自由的、快乐的好老师。
  林老师,我不是忏悔,也不是道歉,那显得做作虚伪,我既然是你的学生,你教会了我如何反思。
  (此文未成篇,是我文革反思的一个插曲,若不做交待,活着说“淡定”一定是骗人的。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