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活着真好,阿弥陀佛

 
 
 

日志

 
 
关于我

健康、快乐地活着,并且用第一人称说话,也用第一人称阅读

网易考拉推荐
 
 

敬畏与语言暴力  

2008-05-27 01:3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清静而单纯的博客,既然已被胆怯而卑劣的匿名者强奸了,那么就让它流血吧。
  语言的暴力并不可怕,怕的是在“爱国”、“人民”、“真理”的名义下可以肆无忌惮地横行;同时实施语言暴力的个体又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因为整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个体。
  我每学期都会对我的学生说,我一生不关政治,我只对文化历史与民族传统感兴趣。我的语言系统中没有政治语素、没有辱骂与诋毁的言辞,这是半个世纪的人生阅历教给我的生存之道。在这两周中,我的眼泪不停地流,我说,我真的有点情绪,我有点恍惚,莫非是泪水模糊了我的思维,或许是劳累影响了我的表述。
  第一周,我说,“八级的地震为什么不预报,我不求预报精确,只求能‘预报’;一开始说是8级,为什么被说成7.8级?”我说,“为什么倒塌了这么多学校,能不能把学校建得牢固一点!”
  第二周,我说,“赈灾捐款晚会上请来两位灾区的女孩,两人一直在哭,在她们都不知道家人下落、并仍处在惊恐悲伤的状况下,为了收视率硬要让她们上台讲话,有点显得卑鄙。”除此以外我记不起来自己还说了什么能构成攻击政府的攻击性言论。(我不得不调侃自己,你这家伙,你TMD究竟说了些什么!)
  我一生中体验过一次,这次是第二次:诋毁、诬蔑、诽谤,可以杀人!
  作为个人,我大可对此不屑一顾,可是作为一名教师,作为一名老教师,我有义务说明此事,为了我的学校,为了我的学生,也为了我自己。我每学期都会对我的学生们说,在我的课堂上可以讨论除政治之外的一切问题,因为这里是大学,但是严格局限在教室范围内,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可以问,但必须在教室内解决。好在我今年两次告诉我的学生们,对我的一切赞美之词,你们不要相信,对我的一切诋毁诽谤,你们不要相信,除非我本人直面你们的时候说的一切,我全权负责。教室里的一切讨论绝不带到网络中去,我的博客只是结交知己的场所,别无他用。(倘若我没有搞错,匿名者并不是选课的学生,而是旁听了两次课的尚不知道身份和用意的来者)
  我们早已经丢失了敬畏与信仰,更重要的是我们丢失了确立敬畏与重构信仰的言说系统。我们已经不会说话,不知道如何说话,更不知道说什么话了。要么在虚情假意中打着哈哈,要么就借着“高尚”的口号欺骗他人,以此来安慰自己空虚而卑劣的心。于是想到帅哥王石和靓仔马云,好端端的意思被他俩一说就变成了不是人话,而作为临阵逃跑的范老师偏偏要以范美忠的身份高调为自己的劣迹辩解。
  崇拜,意味着把自己交给了对象,出了事,自己不负责任;(我崇拜你,你要对我负责,如果你不对我负责,那么你就要付给我精神损失费;我崇拜你,你是我的救星,如果你不给我想要的一切,那你就是骗子,我上当受骗啊。哈哈)。
  可是当有人首先说明自己是爱国主义者而开始破口大骂他人时,他不仅辱骂了他人,而且连让对方反击的可能都被剥夺了,因为按常理,我们怎么可以去怀疑一个“爱国主义者”的动机呢!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