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活着真好,阿弥陀佛

 
 
 

日志

 
 
关于我

健康、快乐地活着,并且用第一人称说话,也用第一人称阅读

网易考拉推荐
 
 

父与子(二)  

2008-11-21 14: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不得是66还是67年。
  上午放学后得知下午停课闹革命,我对革命不感兴趣,决定徒步从新华路小学走到艮山门父亲所在的工厂去玩,一路走一路沉浸在工厂食堂那飘散着的饭菜香味中,于是越走越饿,越饿走的越快。
  我经常去父亲所在的工厂,门卫早已经很熟,加上父亲是厂里的前辈,我又是厂里前辈的儿子,自然特别照顾,进出不用签名登记,还会以满脸的憨笑允许我进去。可是就在那年的初夏季节的这一天的中午,当我走进厂门的时候,没人理我,厂子里气氛严肃而并不安静。我径直往里走去,象往常一样先去食堂,满脑子想着的是那热腾腾的肉馒头,可口的菜肴和喷香的米饭。忽然,我看见父亲正站在食堂门口,手里拿着一只茶杯正要喝水,一见我来了,急忙以极其严肃的神态和不可商量的口吻要我马上回去,容不得我请求,哪怕是让我吃了饭再走。
  我回头走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父亲从未这样过。以往只要看见我或和我哥哥一起去厂里,他总是拿出一叠饭票,说“小鬼(读jv),吃饭去”。父亲一生话不多,动作的幅度也不大,我能回想起来他对我说过的话不会超过十句。记得某一天,我奶奶对我说,你爸爸很在意你,那天看见你挑了一担水走过墙门走廊,你父亲在楼上略带微笑轻轻地说了句“小鬼(读jv)”。这话虽不是我直接听到的,但从奶奶哪里转述而来,我反倒觉得更加亲切,于是,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一生的每一个季节里。
  我深感委屈地回了家,早已忘却了辘辘的饥肠,至今也记不清怎样度过了那天的下午。
  直到晚上,父亲下班回家,和往常一样,喝上半斤加饭酒,饭后点上一支烟,坐在他专坐的椅子上听着电子管收音机里播出的革命样板戏。
  我一直纳着闷。饭后去隔壁邻居家串门,邻居中也有和父亲同一个厂子的,见我,悄悄的说,你阿爸今天在厂里被批斗了,戴着高帽,跪在台上,斗了一天......
  我回到自己家里,依然看见他坐在收音机前听着,听着......
  那年,不知我是十岁还是十一岁。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